一天四练 走进90后帆船帆板运动员

  浙江在线日,第十四届省运动会帆船帆板比赛在宁波象山县松兰山海湾落下帷幕。代表台州市出征的椒江队和玉环队不负众望,为台州市在省运会上再添1金1银8铜。

  奖牌夺目,是泪水与血水的光芒闪烁;荣誉背后,也必定有着众多鲜为人知的故事。赛前,本报记者曾走进这群90后帆船帆板运动员的训练生活。

  经过3个多小时的奔徙,汽车驶入象山县城东南的一个小镇,在两栋白色小楼前停了下来。这里,就是台州市帆船帆板队在松兰山海湾的训练基地。

  基地离海湾只有5分钟的步行距离。两栋白色小楼是租的,从外面看,颇有些简陋。6月中旬,尚未进入盛夏,来往松兰山海湾的人不是很多,入夜了,在小楼里还能听见大海的涛声。

  自从4月中旬台州队入驻松兰山基地以后,队员们每天都在场地上做适应性训练。虽已是下午5点,但小队员们仍在做仰卧起坐。

  帆船帆板是一个很特殊的项目,不同场地、不同布标的情况下,它的成绩都会发生变化。因此,每天的适应性训练必不可少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教练的安排下,队员们每天都要按照一天四练的大运动量方式进行训练,即早晚2次的陆上素质训练及上午下午各1次的下海训练。随着省运会临近,下海时间由此前的5个小时增至目前的6个小时。

  密集的训练使伤痛成了运动员们的家常便饭。今年3月,在海南训练的时候,因为过度疲劳导致免疫能力下降,玉环队的黄珍珍上半身起了带状疱疹,衣服跟身体稍有摩擦,就会产生阵痛……

  队里另一名18岁的队员陈晔,左脚中趾割伤,却一直坚持训练未去医治,以致裂开一道1厘米深的伤口……

  而老茧更是小运动员们手上的“常客”,如未及时割除,指关节就容易开裂,因此,每隔几天,就要用刀割下厚厚一层老茧……

  为什么不戴手套呢?记者颇有些不解,教练告诉我们,因为帆板运动需要很高的灵敏度,一旦双手戴上手套,就会减少手的触觉,从而不利于风帆的操控。

  “万一出海的时候伤口流血了呢?”记者又问。“在海水里涮几下就没事了。”对此,小队员们颇不以为然。

  两名80后教练——椒江队梅志浩和玉环队的李政,虽然年轻,却有着丰富的执教经验。2008年,梅志浩曾担任过北京奥运会帆船项目的裁判。

  聚集在他们麾下的小队员,是清一色的90后,最小的15岁,最大的也不过18岁。尽管如今在大海上扬帆逐浪已是他们的生活常态,然而在入选少体校之初,这些孩子有的不喜欢体育,有的甚至还不会游泳。

  “开始一见到水,心里面就发毛。”17岁的魏梦喜扎着马尾辫,说话时浅笑盈盈。如今已是全国女子420级长距离赛冠军的她,当初竟是只“旱鸭子”,游泳是一度让她感到比出海还要恐惧的事,说起当初学游泳,她苦不堪言:“最后还是狠了狠心,猛地扎进水里,结果呛得一直咳嗽,还被灌了不少水。”

  “在选人的时候,游泳不是一个硬性标准,我们注重的是运动员全方位的能力,特别是学习能力与领悟能力,同时也兼顾孩子们的兴趣。事实证明,我们当初的选择并没有错!”椒江队的梅教练告诉记者。

  吃什么,吃多少,是门学问。既不能吃太多,另一方面,也要保证队员们的营养。

  玉环队掌勺的是运动员黄珍珍的外婆,退休后,她便随队负责全队的伙食,考虑到孩子们的饮食习惯,她经常会做玉环当地的小吃犒劳大家。记者到来的当天晚上,她就炖了一锅香喷喷的芋头排骨饭。而椒江队当天的晚饭也颇为丰盛,五菜一汤,有清炒海瓜子,有红烧鱼,还有番茄鸡蛋汤等。

  “这个年龄的孩子正要长身体,稍不注意,体重就要上去。”梅教练说,因此,他对孩子们的零食控制得格外严格。

  椒江队所驻基地的楼下的小卖部是全队每天的必经之路,然而,小队员们从来没去买过零食。

  玉环队虽然允许运动员吃零食,但却有个保持体重的前提。李教练要求,男子体重要保持在65公斤以下,女子是55公斤以下。队里还添置了一把体重秤,隔几天,队员们就要一一过称。一旦发现体重超标,不仅零食没了,还要面临严格的体能训练。

  有趣的是,今年3月份进入省队的魏梦喜告诉记者,由于从OP级小型船提升至如今的420级别的大型船,为能稳住船体,队里一再让她增加体重,“平时都要求我们大口大口吃牛肉,有时候吃的少了,领队还会让我们再去打一份。”

  只有在跟大自然的接触过程中,我们才能领悟到大自然是何等浩瀚。当一叶扁舟航行于大海之间,这种感触更加深刻。任何一个小小的气候变化,都可能导致大海的瞬息万变。

  因此,每次出海前查看气象信息,成为教练员的必修课,运动员们结束海上训练后,回来也要画航海地图,写训练日志,记录当天的风向、海流以及训练情况,久而久之,不少小队员们也练就了观察天气的本领。

  潘小路是玉环队队员,一头齐耳短发让她看上去像名假小子,平时大大咧咧的她谈起那次海上遇险还是心有余悸。有一回,玉环队在海上训练时突然遭遇大雾,能见度只有两三米,其他队员立即围拢在李教练身边,唯有潘小路和她同组的林平二人与全队失散了。

  “当时害怕极了,我们就唱歌壮胆,希望其他人能听到我们的歌声。”潘小路说。

  平时训练有素还是让他们冷静了下来。顺着海流,两人在一个沙滩上搁浅,并借助岸上的电话,与队里取得联系。此时,他们已经在海上漂流了4个小时,整整15公里。

  作为主要依靠风力驱动的运动,队员们对风的感情也十分矛盾。风力过小,则不足以驱动风帆,在记者采访的当天,因为风力只在2米/秒至1米/秒之间,训练被一再推迟。

  而风力过大,则易导致海上险情,“有时碰上5、6级的大风,如果没能拉住桅杆,手皮都要被撕破,还可能被帆弹到海里。”李教练说。

  尽管如此,在小队员们眼中,这依然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运动。“特别是在大风大浪里劈波斩浪,感觉特别帅,非常有成就感!”林平调皮地说。

  “其实帆船帆板运动十分绿色环保,”梅教练说,不少人认为这项运动充满危险性,其实这是他们的不理解,“一般只要穿上救生衣,在海上基本上就不会发生什么碰伤。”

  一张张晒得黝黑的脸庞上,写着与大自然搏斗的痕迹,而老茧丛生的双手,更是与年龄不符,只有天真的眼神才能告诉我们,他们还是一群孩子。

  爱玩、爱闹、调皮……他们保持了孩子们最淳朴的天性。队员间不分男女,皆以兄弟相称,训练结束后回家的路上,大家拉着手,挽着肩,一路奔跑,一路高歌,这是他们一天最开心的时刻。

  林平的救生衣上写着“浙江1号”,这是他用水笔写的。每次看到这个,他就有奋斗目标,有干劲了。

  魏梦喜是个“追星族”。在海南集训的时候,得知偶像帆船国手徐莉佳就住隔壁,她立马叩开偶像的房门,聊天、合影、要签名,这让她兴奋了好几天。

  得知孩子们喜欢《火影忍者》,李政教练下载了全套动画片,在周末陪孩子们一块看。

  虽然同在松兰山基地训练,但比起宁波队和杭州队,台州队的条件还是要落后不少。比起其他队光鲜靓丽的名牌保暖服,玉环队的孩子们却一度为缺少保暖服发愁。按惯例,每名运动员应该常备3套保暖服,可以在上下海时换着穿,而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玉环队只有5套保暖服,而且破旧不堪。

  后来,台州市政协副主席、市体育局局长张蕴华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给他们量身定制了10套保暖服,这才使小队员们在训练时的温暖得到保障。

  经费拮据还表现在台州队的训练用船上。省队最便宜的帆船是20万元一艘,而台州队用船一般只有2万元左右,“如果再加上油耗、维护等费用,这笔投入非常大。”椒江队教练梅志浩告诉记者。

  梅教练认为,除了受此项目在我国普及度不高的大环境影响外,不少家长的观念保守也是生源不足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不少家长认为,只有学习不好的学生,才会从事体育运动。”梅教练说,如今已是全国冠军的魏梦喜,学习能力特别强,悟性也很高,“只有体力的‘莽汉’是不适合这项运动的,这是一项聪明人的运动。”

  7月16日,在即将完稿的时候,从象山传来了喜讯,台州队的众小将不负众望,为台州市在本届省运会再添1金1银8铜。另外,记者还得知,椒江队的魏梦喜还获得了16届广州亚运会的入场券,即将代表我国出征女子帆船420级别的比赛。